中医脑病学理论在妇科病上的运用

Updated: Apr 2


shoulder pain xray

请点击关注yourTCM portal,学习最优质的中医课程


脑为奇恒之腑,在传统的脏腑理论中未受到足够的重视,关于脑本身的生理、病理、症候、辨证思路等也没有得到很好的研究,所以中医脑病学理论仍然是一个比较新的领域。
本文王天俊老师从中医脑病学的发展历史讲起,提出了脑病的五个证型,以及督脉是脑的经脉等观点。其中重点讲述“妇科系统通过督脉与脑联系沟通,可以通过调节督脉治疗妇科病”的论点,与现代医学所说“下丘脑-垂体-卵巢轴”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可资同道参考。


一、脑病学的发展史


1.《黄帝内经》时代:脑的最早论述


《灵枢·经脉》篇提到“人始生,先成精,精成而脑髓生,骨为干,脉为营,筋为刚,肉为墙,皮肤坚而毛发长”,阴阳相搏成精后,首先生成的是脑和髓,然后才是其他的经脉脏腑器官等,脑是优先于其他的脏腑器官而生成的,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另外,《素问·五脏别论》:“黄帝问岐伯:‘余闻方士,或以脑髓为脏,或以肠胃为脏,或以为腑。敢问更相反,皆自谓是,不知其道,愿闻其说’”,就是说在那个年代关于脑髓的定位问题就有很多争论。另外,《素问·刺禁论》里提到刺中心几日死,刺中肺几日死等,当提到脑时,说“刺头中脑户,入脑立死”。方士前辈们已经意识到脑是如此重要,如果一旦误刺中脑,很可能立刻就死。

online tcm shop

还有不少跟脑有关的论述,比如《素问·五藏生成篇》里提到“诸髓者,皆属于脑”,《灵枢·邪气脏腑病形》里提到“十二经脉,三百六十五络,其血气皆上于面而走空窍”,《灵枢·大惑论》里提到“五脏六腑之精气皆上注于目而为之精......与脉并为系,上属于脑,后出于项中”。《灵枢· 经筋篇》中的一段话非常有意思,“足少阳之筋......从左之右,右目不开,上过右角,并跷脉而行,左络于右,故伤左角,右足不用,命曰维筋相交”,这维筋相交的理论记载确实很符合实际脑系的经络传导,与现代科学非常相似。


关于脑病的病理变化,《灵枢》里论述得不多。《灵枢·海论》里提到“髓海有余,则轻劲多力,自过其度;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胫酸眩冒,目无所见,懈怠安卧”,可以看出对于脑髓的生理功能以及它的病理变化已经有了初步的认识。但是后来为什么把它归属到奇恒之腑之类,我也没有得到足够的认识和研究,可能是在东汉时期受到五行学说的影响,五行里已经有肝心脾肺肾五脏,就没有脑的位置了。



2.李时珍的论述:脑为元神之府


在其后一千多年的时间,关于脑的理论都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一直到李时珍的时代,才出现了新的论述。《本草纲目》的辛夷条下说:“鼻气通于天,天者,头也、肺也。肺开窍于鼻,而阳明胃脉环鼻而上行。脑为元神之府,而鼻为命门之窍。人之中气不足,清阳不升,则头为之倾,九窍为之不利”。这段话,后世的讨论很多,也出现了很多的争论。遗憾的是关于“脑为元神之府”这句话并没有展开说,没有说原因和运用,以至于后人也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如何理解“脑为元神之府”呢?根据各位老师的研究报道以及自己的理解,我觉得这里的“元神”是先天之神,“人始生,先成精”,而我们现在中医里的神大多认为是心神,可以相对地理解成后天之神。而“元神”同时又是众神之神,它在七情和心神之外,是起统摄作用的众神之神。“脑为元神之府”,元神是受到脑的调控,先天之神、众神之神是在脑的调控之下的。也就是说,当各种神产生严重的错乱以后,它是需要最高司令部——脑来进行调控的。从这里可以看出,脑在调控神志、精神、意识活动方面起了最高统帅的作用,这在脑病研究里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3. 中医脑病学的近代研究


李时珍提出了“元神之府”,但之后并没有很好的发展。一直到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国内陆续开始了一些关于中医脑病学的研究,尤其是上世纪九十年代,被国际上称为“脑的十年”,这也促进了国内中医界对中医脑病学的研究。

《中医脑病学》的出版,这标志着中医脑病学成为中医学的一门单独的学科。这本书内容非常详尽,把脑病学的整个历史源流、生理、病理等表述得基本上很齐全,它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是毋庸置疑的。


在中医脑病学的研究过程中,相对而言,国内是重药轻针,国外是重针轻药。但在八十年代时出现了一个比较大的变化,以天津的石学敏教授为主的针灸学科提出以醒脑开窍法治疗中风,开创了中医对脑的研究,尤其是针灸方面的研究。同年代北京的罗和春教授用督脉的穴位,尤其是神庭和百会,用电针的方法治疗抑郁症,对此做了不少的研究和报道。随后南京中医药大学的王玲玲教授,我的博士导师,她带领的课题组也开展了一个以调督治脑为大法的中医针灸研究。



在以上几个方面的研究里,不管是醒脑开窍,还是调督治脑,把抑郁症、中风、老年痴呆、帕金森病等这些脑科疾病的治疗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这些都为中医脑病学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临床资料和研究基础,促进了国内中医脑病学的发展。


但是这些研究和发展,在很多方面还没有跳出传统中医理论里五行学说和脏腑理论的影响。对于这些病,虽然做了很多的研究,但是到目前为止,涉及到治疗大法时,常常又会把它归纳到各个脏腑的病症里面。比如说刚才讲的《中医脑病学》这本书里,常常还是会用肝气郁结、肾精不足、脾气虚等这些理论来进行选方用药和针灸。也就是说,在中医脑病学及其他的中医经典著作或者近现代的教材里面,包括西方的中医教材,都没有提到关于脑的症候。脑目前还只是一个名词,它的生理、病理、症候、治疗等都没有深入研究。


因为脑本身的生理、病理、症候、辨证思路都没有得到很好的研究,所以脑与各科的关系研究得也不是很多。虽然在中医内科学或中医脏腑理论里提到了脑与各个脏腑之间有一定的关系,但是脑与各科之间的治疗、临床研究方面还做得不多。我们今天接下来要讲的话题——脑与妇科病的关系,这是一个很少涉及而存在不足的地方。


意识到存在不足以后,我自己做了一些探索,学习前人、国内各位大家的一些经验,也参考了国外一些教材的思路,做了一些探讨和研究,发了一些文章。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进一步阅读,我也希望能够听到大家更多的意见和建议。




二、中医脑病学理论在妇科病上的运用


1.脑与其他脏腑的关系


既然脑的地位如此重要,它与其他脏腑的关系是什么呢?这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脑与各个脏腑是通过元神和其他神之间的联系来实现沟通和联系的;另一方面,脑常常在其他脏腑发生严重病变或者多脏腑发生病变时发挥总的协调、联系、沟通作用。也就是说,当病情比较迁延缠绵,比较严重,或者其他方法疗效不好时,我们才会动用脑这个最高司令部来进行调节、沟通、治疗。


2.脑的经脉


五脏六腑都有一条各自所属的经脉,它的病候可以在经脉上反映出来,同时也可以通过经脉来调节脏腑。而脑是奇恒之腑,它有没有所属的经脉?它的病候如何反映出来?如何通过经脉去进行调理呢?经过导师的课题组以及我自身的思考,得出的研究结果及提出的观点,认为脑这么重要的器官是有相应的经脉的。督脉就是脑的经脉,它可以反映脑的病候,同时也可以通过它来调节脑的病证。关于督脉,原文中讲是起源于胞中,那男士难道没有督脉吗?后来我在讲课时提出了一个新观点,“一源而三歧”,督脉、任脉、冲脉都起于丹田,或者用西医说是起于内生殖器官这个部位,然后督脉再循行到外生殖器这个部位,任脉是从前面向上,督脉是从肛门过脊椎到达颈项部,而后进入脑。在《灵枢》里说得很清楚,督脉是在风府穴这个部位进入大脑,进入之后再分成几个分支。从这里可以看出,妇科系统是通过督脉与脑联系沟通的。也就是说,通过督脉可以起到调节、治疗妇科病的目的。



3.脑的证型


中医常常是以辨证论治疗的,尤其是中医内科用药物治疗时,脑如果没有症候,我们怎么治疗它呢?经过自己的一些思考和观察,学习了古人的一些经验,我初步提出了脑病的五个证型,当然这是初步的总结,非常不完整,希望听到各位老师和专家的意见。


第一个证型是脑髓空虚,刚才提到在《黄帝内经》里唯一反映脑的病候就是髓海不足的问题,这相当于一个脑病,所以我引用了“脑髓空虚”作为第一个证型。


第二个证型是脑阳气虚,脑髓空虚接近于阴虚,脑阳虚就是阳气的不足,这在很多与脑相关的疾病中表现得还是很明显的,比如抑郁症,抑郁症病人里很多表现为脑阳气虚。


第三个证型是脑络痹阻,表现比较多的是中风病、老年痴呆、帕金森病等。


第四个证型是脑神紊乱,表现就是神志病。


第五个证型是脑窍闭塞,这个证型不太常见,适合使用醒脑开窍针法,这个临床应用不是很多。


这几个是作为脑病本身症候提出来的,我们在临床治疗中可以做一些参考。



4.脑与妇科疾病关系在现代医学中的体现


大家比较熟悉的是现代医学提出类似的脑与妇科疾病的关系,那就是下丘脑-垂体-卵巢轴。这个轴不是一个实体的概念,而是功能的概念,就像我们说的督脉、任脉,或者经络系统,它起到互相联系沟通的作用。下丘脑-垂体-卵巢轴是一个协调而完整的神经内分泌系统,下丘脑通过分泌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作用于垂体,使垂体释放促黄体生成激素以及促卵泡生成激素,来调节性腺的发育以及性激素的分泌。卵巢在促性腺激素的作用下发生周期性的排卵,并有卵巢性激素分泌的周期性变化。而卵巢的激素对中枢神经调节激素的合成和分泌又起到一个反馈作用。如此,性腺激素的分泌和调节是循环的,它们产生一种密切相关的周期性变化。性激素反作用于中枢,使下丘脑的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分泌增加时,我们称为正反馈,反之,如果使下丘脑分泌的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和垂体分泌的促性腺激素减少时,我们称为负反馈。这种正反馈和负反馈的调节,很接近中医所说的阴阳平衡,阴阳调节。这种调节作用是在下丘脑、垂体以及卵巢之间互相的平衡,互相的促进,互相的调节。


这种调节给我们一个启示,很多妇科疾病都与脑激素、脑垂体、下丘脑-垂体-卵巢轴有密切的关系,妇科疾病激素的分泌也会影响到脑的功能,而脑的功能由于各种因素产生各种病态变化,也会引起很多的妇科疾病。



5.临床疾病举例


5.1 下丘脑性闭经

临床上闭经的病人很多,而引起闭经的因素也很多,下丘脑性闭经是临床比较多见的。正常的月经是由下丘脑、垂体前叶、卵巢之间相互调节的,而任何因素直接或间接影响到下丘脑、垂体的功能时都可能导致促性腺激素功能的低下或者紊乱,然后影响到卵巢功能,出现闭经或者停经,我们称之为下丘脑性闭经,有的称为垂体性闭经。影响因素有很多种,简单归纳一下:精神神经因素;颅内的器质性病变;慢性消耗性疾病;过度的肥胖,或营养不良;某些药物的影响;泌乳闭经综合征;多囊卵巢综合征;其他内分泌病变。这一系列的所有病变都可能影起垂体性的闭经,临床还是比较多见的。所以遇到这类闭经时,我们可以用中医的脑病理论去进行分析研究,从而进行治疗。


5.2 中枢性或脑垂体性的不孕不育

不孕不育应该算是一个比较多见的病种了。针灸治疗不孕不育的种类也很多,既有原发性的不孕不育,也有继发性的不孕不育,也包括现在做试管婴儿的支持等。这里要提到的是脑垂体性的不孕不育,它在某些生理、病理上与下丘脑性闭经有相似之处,也是由于脑垂体的功能发生了障碍,影响到脑垂体的功能,产生脑垂体性的不孕不育。


影响因素也很类似,比如环境的变迁,精神的创伤,过度的疲劳,体重的骤增或骤减,慢性消耗性疾病,手术,产后失血,感染,用过避孕药等。这类不孕不育,可以考虑跟中医脑病的相关性,通过中医脑病理论来治疗。


5.3 多囊卵巢综合征

多囊卵巢综合征,简称叫PCOS,西方临床上常见,国内不是很多,病人常常是年轻的妇女,会出现闭经,不孕不育,还有多毛,肥胖,检查会有卵巢多囊性增大等表现。临床医生会从痰、从瘀这常规的中医方法去治疗,但疗效往往不是很明显。此病现在公认的原因是与雄激素分泌旺盛有关系,同时也是下丘脑-垂体-卵巢轴的功能异常造成的。所以除了传统的辨证治疗以外,就是要考虑中医脑的证候,或者说采取与脑相关的中药、针灸的治疗。



6. 治疗

由于时间的关系,中药、针灸的治疗无法详细地展开,在这里提几条建议供大家参考。因为现在中医内科学没有脑的症候,没有很多专门针对脑病症候的中药。这个我也在不断完善和学习中,希望听到各位专家的一些意见。


在中药方面,对这些与脑病相关的妇科病,我们可以加上一些芳香醒神的药物来进行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