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方抗癌】肺癌辨病辨证经验:随王三虎教授临证日记


shoulder pain xray

请点击关注yourTCM portal


近50年来,世界各国特别是工业发达国家,肺癌的发病率和病死率迅速上升,预计到2025年,中国肺癌病人将达到100万,成为世界第一肺癌大国,形势严峻。


王三虎老师从事临床四十余年,其中三十年一直战斗在肿瘤一线,积累了丰富的中医肿瘤临床经验。在笔者跟师临床侍诊期间,不完全统计,肺癌患者约占王老师门诊量约1/5余。他在肺癌临床辨证施治时,注重辨病与辨证相结合、脏腑八纲辨证与六经辨证相结合、传统病机与创新学说相结合、经方与自拟方相结合,师古不泥古,屡屡应验,活人无数。

下面为大家分享笔者在临床跟诊中,对王三虎教授治疗癌症经验的总结!



中西医看肺癌


肺癌:是原发性支气管肺癌的简称,是最常见的肺原发性恶性肿瘤。由于绝大多数肺癌起源于支气管粘膜上皮,所以又称支气管肺癌。

根据肺癌发生部位不同,临床将肺癌分为中央型肺癌、周围型肺癌及弥漫型肺癌三类。根据组织病理学不同,分为非小细胞肺癌(包括鳞癌、腺癌[含肺泡细胞癌]、大细胞癌、腺鳞癌等)(80.4%)、小细胞癌(16.8%)。


不同类型的肺癌,其恶性程度、转移途径、预后等都有所差别。


online tcm shop

肺癌属于中医学的“肺积”、“痞癖”、“咳嗽”、“咯血”、“胸痛”等范畴。

在《素问·奇病论》说:病胁下满气上逆,…病名曰息积,此不妨于食。

在《灵枢·邪气脏腑病形》说:肺脉…微急为肺寒热,怠惰,咳唾血,引腰背胸。

在《难经·论五脏积病》说:肺之积曰息贲…久不已,令人洒淅寒热,喘热,发肺壅。


金元·李东垣治疗肺积的息贲丸,所治之证颇似肺癌症状。

·张景岳《景岳全书·虚损》:劳嗽,声哑,声不能出或喘息气促者,此肺脏败也,必死。

在《杂病源流犀烛·积聚症瘕痃癖痞源流》所提到的:邪积胸中,阻塞气道,气不宣通,为痰,为食,为血,皆得与正相搏,邪既胜,正不得而制之,遂结成形而有块。


均对于后世研究肺癌的发病和治疗,具有重要的启迪意义。



肺癌辨病辨证经验


1.辨病与辨证相结合:


在日常门诊接待的患者中,大部分已经在西医医院确诊为肺癌,且有相当一部分已经实施了手术、放化疗等治疗。面对此类患者,王老师教导我们详实追问病史,包括症状、诊治经过,甚至是家族史亦不得放过,充分掌握西医学有关资料。


在此基础上,将西医学的资料作为我们四诊采集的一部分,展开中医学的望、闻、问、切,四诊合参,利用中医学辨证思维完成中医学诊断及证候辨别,为下一步施治提供重要支持。


此外,王老师常说,中医与西医属于完全不同两大体系,肿瘤诊治中切忌中西医混参。比如将鳞癌、腺癌、小细胞肺癌等与中医学痰、湿、瘀等病理产物生搬硬套,盲目对号入座,势必违反各自的病因病机、诊治原则、用药规律,最终很难取得满意疗效,甚至产生医源性损伤等。



2. 脏腑八纲辨证与六经辨证相结合:

王老师门诊几乎可以见到各个系统的肿瘤。

首先以中医学“脏象学说”为依托,完成相关脏腑辨证。

其次采用八纲学说进行具体化,以肺癌为例,大部分患者按照中医肺系病之肺癌诊断。

其次按照寒热、虚实定性,必要时参照病理产物,比如:肺癌,痰热郁肺证。

部分患者无明显定位、定性依据,只能以临床症状作为中医诊断,比如:“咳嗽”、“咯血”、“胸痛”等。


除此之外,部分患者适合采用六经辨证,经四诊合参辨证为六经某一病症,或两经合并、三经并病等。如:太阳少阳并病等,有效补充了脏腑八纲辨证的不足。



3.传统病机与创新学说相结合:

王老师认为,同行引用最多的,即认为相当于肺癌的“肺积”,仅见于《难经·五十六难》:肺之积名曰息贲,在右胁下,覆大如杯。久不已,令人洒淅寒热,喘咳,发肺壅。片言只语无法有效指导肺癌临床诊治。


王老师认为,肺癌沿支气管壁浸润生长,造成狭窄、阻塞而引起肺不张,或肺癌造成胸腔积液致使肺叶受压萎陷,据像推理,强调肺癌应当从肺痿论治。


然而通过多年的肺癌临床诊治,王老师发现单用阴虚燥热之肺痿难以概括更多的临床病理病机,遂经过大量病例验证总结出创新学说。

如:寒热胶结致癌论、燥湿相混致癌论等广泛应用于肺癌临床,获效良多。


4.经方与自拟方相结合:


提及肺癌临床用方,首先要说的是王老师依据辨证选择的经方。

如:痰热气滞之射干麻黄汤;外寒内饮之小青龙汤表寒内热、肺气上逆之厚朴麻黄汤;阴虚内热、痰浊上犯之麦门冬汤;气血双亏、阴阳俱损之炙甘草汤;阴损及阳之甘草干姜汤等,紧扣病机,斩获疗效。


其次,结果多年临症经验,王老师在其自创燥湿相混致癌论指导下自拟海白冬合汤,临床适用于痰毒壅肺、气阴两虚、燥湿相混型肺癌,疗效卓著。



相关病案分析


个人信息:陈先生,42岁。

初诊:2015年5月3日。

左肺腺磷癌术后半年,合并脑、骨转移5月,化疗4周期、放疗25次后。

主诉:“间断咳嗽、咳痰1周”,入住西安某大学附属医院。

经支气管镜+活检诊断为左肺腺磷癌,并给予左肺上叶切除术,术后一月复诊发现脑、骨转移,遂先后给予化疗4周期(具体化疗方案不详)、放疗25次。


刻诊:阵发性干咳,偶咳吐白痰,胸闷、气短,咳声重浊,声音嘶哑,左侧胸部隐痛,齿龈出血,伴神疲乏力、纳差、大便稀溏,夜休差。舌红苔黄腻,脉弦。


中医诊断:肺积(寒热胶结、燥湿相混)。

选方:海白冬合汤加减。

处方:海浮石30g、白英30g、麦冬30g、百合30g、芦根30g、白茅根30g、白芍30g、瓜蒌30g、自然铜30g、骨碎补30g、射干12g、麻黄10g、生石膏30g、杏仁15g、百部12g、紫菀12g、款冬花12g、人参12g、甘草10g、拳参30g。20剂。水煎服,日一剂。


二诊:2015年6月7日。

精神可,咳嗽、咳痰减轻,胸闷、胸痛缓解,齿龈出血消失,食纳可,二便调,夜休不佳。

舌红苔黄腻,脉弦。

王老师认为病势已经有所遏制,宜继续乘胜追击,上方+土贝母15g、山慈菇15g,20剂,水煎服,日一剂。


三诊:2015年7月5日。

患者无不适,精神可,饮食佳,二便调,夜休差。舌红苔黄腻,脉弦。

上方加合欢花15g、黄连10g、肉桂3g,20剂。水煎服,日一剂。


六诊:2015年10月4日。

不慎受凉出现气喘,咳少许白粘痰,精神可,饮食、二便调,夜休差。

舌红苔黄腻,脉弦。

在上方基础上,加蛤蚧1对、浙贝母15g、竹茹10g,20剂,水煎服,日一剂。


3月后随访:貌如常人,自诉服药1周后症状减轻,近期无不适,并于1月前至原手术医院复查,结果提示双肺、脑、骨转移原病灶稳定,部分较前缩小或消失,未见新发病灶。


王老师嘱其注意饮食起居规律,保持情志舒畅,避免受凉感冒、剧烈活动等。

忌烟酒、浓茶及咖啡等,并定期复查。


按语:

王老师认为:肺癌的基本病机为痰毒壅肺,气阴两虚,燥湿相混。故此治疗肺癌擅用海浮石、白英、麦冬、百合等。


海浮石:味咸,性寒,能化老痰及黏痰,软坚散结,且质轻上浮,专入肺经。

正如朱震亨所谓:“海浮石,咸,清金降火,消积块,化老痰。”

海浮石是王老师治疗肺癌自拟方“海白冬合汤”中用于化痰的主要药物之一。用量一般在20-30g。


白英:味苦,性微寒,清热解毒,是现代临床用于肺癌和妇科恶性肿瘤的常用药。

在《全国中草药汇编》中,白英:清热利湿,解毒,消肿,抗癌。

现代药理研究表明白英具有对“人肺癌细胞有抑制作用”(《现代肿瘤药物学》)。

也是“海白冬合汤”中主要药物之一,乃针对“痰毒壅肺”之“毒”而设,用量一般在20-30g。


麦冬:最早应用就是治疗肺痿的麦门冬汤,以“火逆上气,咽喉不利”为适应症,取其滋阴泻火,生津润肺之功为君药。而肺痿就相当于肺癌。在《药性论》中谓麦冬“能治热毒,治肺痿吐脓”;《本草汇言》用麦冬治疗“肺痿叶焦,短气虚喘”皆是其例。

与半夏相配伍适合肺癌“燥湿相混”的病机特点,而且润肺而不碍脾,化痰而不伤津。


百合:功能养阴润肺,清心安神。

实际上具有养阴扶正而不滞邪的特点。

在《本草述》中:“百合之功,在益气而兼之利气,在养正而更能去邪。”甚至《神农本草经》首言“主邪气”,所以张仲景将其作为外感病后邪热未清之证,在《医学入门》中则专用于“肺痿、肺痈”。


因此,麦冬、百合就作为针对肺癌阴虚的主要药物,其用量根据阴虚和痰湿的不同而异,一般为12g。  


对于肺癌病人术后、放化疗后或无法实施手术及放化疗者,王老师结合近40年治疗肺癌临床经验,紧扣病机,遵循本病因虚致病、因虚致实、全身属虚、局部属实的规律。扶正祛邪、标本兼治,逐步使患者肺气得清、宣肃平和,病情得到控制。提高了患者生活质量,延长了生存时间,达到了带瘤生存的目的。



中医在线联合广西名中医王三虎教授出品了一套精品订阅课王三虎经方临床之癌症治疗系列,王三虎教授有20年中医肿瘤临床经验、年诊国内外患者2万人次、有效治疗35万患者。该课程是王教授40余年学经方、用经方、发扬经方的临证总结,包含脑瘤、鼻咽癌、肺癌、食管癌、胰腺癌、胃癌、喉癌、乳腺癌、大肠癌、前列腺癌等36种癌变的经方治疗,让你活用经方,掌握系统治疗所有癌症的理法方药!


点击购买>>>王三虎经方临床之癌症治疗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