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三虎运用经方治疗肝癌的经验


shoulder pain xray

请点击关注yourTCM portal

王三虎教授治疗肝癌经验丰富。强调中西医结合,防治并重。抓住肝癌肝郁脾虚,湿热蕴毒,枢机不利的主要病机,将肝癌分为早期、中期、晚期分而治之。在经方小柴胡汤的基础上创制了“软肝利胆汤”、“保肝利水汤”等行之有效的方剂,取得较好的临床疗效。


本文章内容来自于王三虎线上网课:王三虎经方临床之癌症治疗系列


1.中西并用 防治并重

王师认为,对于癌症而言,综合治疗是必由之路,防治并重是当务之急。现代医学对肝癌的治疗,诸如手术、介入、放疗、热疗等,主要着眼于肿瘤组织本身,侧重于解决已经形成的肿块,虽能解决一定问题,但由于对人体的整体情况重视不足,即使局部的肿瘤消失了,但产生肿瘤的环境并没有改变。而中医学则强调人体的整体机能,主要解决为什么产生肝癌的问题,釜底抽薪,消除产生肝癌的内环境。因此,只有中西医结合,才能充分发挥互补作用,达到最佳效果。


王师认为手术、介入等方法是肝癌治疗宏观战略的一部分,这也是整体观念在肿瘤临床的体现。恢复健康就是预防肿瘤术后复发的关键。而如何恢复健康,中医的思路广,方法多,优势明显。另外,癌前病变的治疗也非常重要,我国肝癌患者中HBV阳性率高达90%,大约70%是在肝硬化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如果不解决肝炎、肝硬化问题,复发就在所难免。只有积极干预,坚持用药,恢复脏腑气血的正常功能,使阴阳调和,才能达到长治久安的目的。

online tcm shop

2.辨病正名,谨守病机

王师认为,“肝著”、“肝积”、“黄疸”、“积聚”、“鼓胀”、“癖黄”等与肝癌相关的传统病症名称,均不能体现肝癌的本质。病名是疾病的病因、病机、病位、病程、预后等特殊性的体现,所以,正名非常重要。在当今的条件下,能用中医传统病名如疟疾、肠痈、肺痿等指导诊疗的话,则直接用之。反之,则可借用现代医学病名。中医历代就有兼收并蓄、直接引进当代科学技术成果的优良传统,我们现在也不必强分中西。何况肝癌已经是《GB/T16751. 1—1997中医临床诊疗术语——疾病部分》标准病名。只有在肝癌的病名下,我们的研究才能深入,才能探究其基本病机、演变规律和有效方药等等。


王师认为,《内经》强调“谨守病机,各司其属”非常重要,基本病机常常是贯穿疾病始终的主要矛盾,抓住主要病机,就是抓住了根本。肝癌多因感受湿热毒邪,加之情绪不畅、饮食不节,脾胃受伤,以致湿热内生,肝郁化火,枢机不利,脾失运化,痰浊内生,升降失常,日久成毒挟瘀,瘀毒互结,积聚结块,而成肝癌。临床表现为右胁胀痛,或可及肿块,伴有纳呆,乏力,口苦,恶心,腹胀,腹泻,甚或黄疸,面色晦暗,鼻衄,腹大如鼓,吐血,黑便,下肢浮肿等。因此,肝郁脾虚,湿热蕴毒,枢机不利是本病的基本病机。



3.把握病程,详于辨证


王师从中医角度将肝癌分为:早期、中期、晚期的不同病程阶段。早期患者多在体检中发现,多有慢性肝炎病史,此期患者多可采用手术及介入治疗。中医面对的多是手术及介入以后的患者。即使有初诊患者也积极建议手术或介入的同时用中药。临床以口干苦,纳差,胸胁不适,大便干,舌红苔薄,脉弦为主症。病机为肝郁脾虚,枢机不利,邪毒积聚,正虚未甚,以小柴胡汤加味。来柳州市中医院近4年来,王师治疗本期患者1年以上者有十几个,最长者近4年。


中期患者多为手术或介入后复发,或失去手术治疗机会者,病程日久,邪气嚣张,正气亏虚已甚,表现为胁下痞块坚硬,形体消瘦,面色青黄或灰暗,或面色萎黄无华,精神不振,气力低微,纳差,食则腹胀,腹痛腹泻等。此时系毒结肝胆,正虚邪实,法当疏肝利胆,抗癌解毒,扶正祛邪。以王师自拟的软肝利胆汤加味:柴胡、黄芩、半夏、人参、垂盆草、鳖甲、丹参、夏枯草、生牡蛎、山慈姑、土贝母、元胡、姜黄、甘草、薏苡仁、茯苓、珍珠草、苏叶、田基黄、桃仁、穿山甲、鳖甲。


晚期多伴有肺、骨等转移灶,或肝功能持续异常、恶液质出现;腹水难消,白蛋白低下,又加反复抽取腹水或利水日久以致阴液亏耗,燥湿相混;或清热过度,脾阳受伤进而累及肾阳,以致阴阳俱损,正气大衰,症见大肉已脱,神情淡默,声低懒言,形体消瘦,臌胀水肿,口干不欲饮,形寒怯冷;而特殊之处在于患者往往表现为既有肝经热毒的口苦,舌红,眩晕,又有胃寒的喜热饮,遇生冷则胃脘胀满,畏寒,舌苔白等寒热并存的表现,而且难分难解,持续存在。表现为肝胆湿热与脾胃虚寒并存的寒热胶结之象;或湿热蕴毒,热入血分,症见消化道出血,发热,肝掌,蜘蛛痣。其治疗当以留人治病,扶正为主,祛邪为辅,以期提高生存质量,延长寿命。对于阴阳两虚,水停气滞,王师多选用自拟的保肝利水汤加味:半边莲、猪苓、柴胡、黄芩、半夏、生姜、大枣、鳖甲、穿山甲、生牡蛎、泽泻、茯苓、白术、厚朴、大腹皮、红参、黄芪、阿胶、附片、补骨脂、淫羊藿、干姜、麻黄等。肝胆湿热,脾阳不足以致寒热胶结者多选用柴胡桂枝干姜汤加减。湿热蕴毒,热入血分者多选用小柴胡汤合犀角地黄汤加减。


从今日期起至12月31日,王三虎经方临床之癌症治疗系列中医网课打六折!

在购买时,只需输入优惠码<TCMCPE40>,可享有40%折扣! (Skillsfuture credit claimable course)


晚期多伴有肺、骨等转移灶,或肝功能持续异常、恶液质出现;腹水难消,白蛋白低下,又加反复抽取腹水或利水日久以致阴液亏耗,燥湿相混;或清热过度,脾阳受伤进而累及肾阳,以致阴阳俱损,正气大衰,症见大肉已脱,神情淡默,声低懒言,形体消瘦,臌胀水肿,口干不欲饮,形寒怯冷;而特殊之处在于患者往往表现为既有肝经热毒的口苦,舌红,眩晕,又有胃寒的喜热饮,遇生冷则胃脘胀满,畏寒,舌苔白等寒热并存的表现,而且难分难解,持续存在。表现为肝胆湿热与脾胃虚寒并存的寒热胶结之象;或湿热蕴毒,热入血分,症见消化道出血,发热,肝掌,蜘蛛痣。其治疗当以留人治病,扶正为主,祛邪为辅,以期提高生存质量,延长寿命。对于阴阳两虚,水停气滞,王师多选用自拟的保肝利水汤加味:半边莲、猪苓、柴胡、黄芩、半夏、生姜、大枣、鳖甲、穿山甲、生牡蛎、泽泻、茯苓、白术、厚朴、大腹皮、红参、黄芪、阿胶、附片、补骨脂、淫羊藿、干姜、麻黄等。肝胆湿热,脾阳不足以致寒热胶结者多选用柴胡桂枝干姜汤加减。湿热蕴毒,热入血分者多选用小柴胡汤合犀角地黄汤加减。



4.重视经典,创制新方


王师非常重视《伤寒论》、《金匮要略》、《神农本草经》等经典在肿瘤疾病当中的应用,根据《金匮要略》提出了“肺癌可从肺痿论治”1等新观点。而用小柴胡汤治疗肝癌,就是以《伤寒论》中的小柴胡汤加减法中“若胁下痞硬,去大枣,加牡蛎”,《金匮要略 黄疸病脉证并治》“诸黄,腹痛而呕者,宜柴胡汤”等为理论依据。小柴胡汤仅用柴胡、黄芩、半夏、生姜、人参、大枣、甘草这常用的7味药,就有寒热并用,补泻兼施,和解表里,疏利枢机,恢复升降,通调三焦,疏肝保肝,利胆和胃等功能。适应证非常广泛,尤其与肝郁脾虚,湿热蕴毒,枢机不利的病机相当合拍。


当然,“古方今病不相能”,小柴胡汤也不是专为肝癌而设。所以,王师依据多年的临床实践,在此基础上创制肝癌主方——软肝利胆汤:柴胡12 g,人参12g,黄芩12g,垂盆草30g,半夏12g,夏枯草20g,生牡蛎30g,山慈姑12g,土贝母15g,鳖甲20g,丹参20g,元胡12g,姜黄12g,甘草6g。方中以柴胡、人参疏肝健脾为君药,黄芩、垂盆草清利肝胆湿热为臣药,半夏、夏枯草、生牡蛎、山慈姑、土贝母、鳖甲化痰解毒散结,丹参、元胡、姜黄理气止痛为佐药,甘草补中益气,调和诸药为使药。全方共奏疏肝健脾,清利湿热,化痰解毒,软坚散结之功。



对于肝癌晚期最常见的腹水难消之证,王师依据多年的临床实践,认为肝癌腹水的主要病机是肝郁脾虚,气滞水停,故在小柴胡汤基础上创制专方——保肝利水汤:柴胡12g,人参10g,黄芩12g,生姜6g,茯苓30g,白术15g,黄芪40g,半边莲30g,猪苓30g,泽泻20g,厚朴12g,大腹皮20g,半夏15g,鳖甲30g,穿山甲6g,生牡蛎30g,大枣6枚。方中以柴胡、人参疏肝健脾为君药,黄芩、生姜辛开苦降助柴胡疏理肝气,茯苓、白术、黄芪助人参益气利水共为臣药,半边莲、猪苓、泽泻、厚朴、大腹皮行气利水,半夏、鳖甲、穿山甲、生牡蛎化痰散结为佐药,大枣和中护胃为使药。全方共奏疏肝健脾,行气利水,软坚散结之功。


“软肝利胆汤”、“保肝利水汤”作为院内制剂,在柳州市中医院应用3年来,治疗患者500余人次,药性平稳,除治愈个案外,一般能够有效控制病情,防止复发转移,提高生命质量,延长寿命。建立了涉及国内24个省市区,长期用药的患者群。也充分体现了王师在治疗肿瘤时强调的“和缓建功”的思想2。王师认为肿瘤的治疗中如以除恶务尽之心一味地使用攻伐峻烈之品,往往加速病情进展,适得其反。故应立足于患者的整体情况,以人为本,以消除肿瘤为辅,达到带瘤生存的目的。


从今日期起至12月31日,王三虎经方临床之癌症治疗系列中医网课打六折!

在购买时,只需输入优惠码<TCMCPE40>,可享有40%折扣!


5.病案举例


案1

郑先生,52岁。广西柳州市民工。因黄疸10天,于2004年8月16日在柳州市某医院拟行肝癌切除术,术中发现肿瘤太大,无法切除,乃行肝门部胆管取癌栓术、左右肝管引流术。

术后诊断:1.原发性肝癌;2.胆管癌;3.胆管结石;4.慢性乙肝。于9月10日出院,服用肝泰乐等药物。

2004年11月18日初诊:形体消瘦,带胆汁引流管,声低气怯,两目微黄,食欲尚可,口酸,小便时黄,大便稀,舌红,苔薄黄,脉弦。

辨证:湿热成毒,壅结肝胆,邪胜正衰。

法当清利肝胆湿热,解毒抗癌,软坚散结,扶正驱邪。自拟软肝利胆汤加减。

药用:柴胡12g,黄芩12 g,半夏12g,红参12 g,田基黄30 g,垂盆草30 g,鳖甲20 g,丹参20 g,夏枯草20 g,生牡蛎30 g,山慈姑12 g,土贝母12 g,元胡12 g,姜黄12 g,甘草6 g。5剂,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2005年11月23日复诊,药后平稳。患者自述因医院告知来日无多,恐在柳州丧葬花费太巨,要求带药方回湖南老家。乃嘱原方带回,坚持服用,未必那么悲观。



2005年6月17日第3诊,精神气色判若两人,自述回家坚持服药后,病情日见好转,无明显不适,几如常人。2005年5月18~20日在柳州原初诊的医院复查B超、CT,肝胆脾胰未见异常。乃取出胆汁引流管。舌红苔薄,脉弦。恐死灰复燃,仍用原方7剂,巩固疗效。


2005年7月9日第4诊,无明显不适,为谋生而自行恢复原先工作。舌红苔薄,脉弦。乃小其剂,防止复发,小柴胡汤加味,药用:柴胡12g,黄芩12 g,半夏12g,红参10 g,田基黄30 g,鳖甲20 g,莪术12 g,姜黄12 g,甘草6 g。5剂,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其后续断来诊,以上方为主,每次7剂左右,偶以叶下珠、厚朴、大腹皮、白术、茯苓、薏米酌情加一二味。


2006年10月24日第30诊。健康如常,仍用上方。表示要尽经济可能坚持来诊以防复发。


2007年11月29日第51诊,至今距初诊已3年多,无明显不适,打工挣钱,每月2次,定时来诊,保持健康,预防复发。


按语:中药治愈肝癌、胆管癌肯定是极个别的例子。但偶然中有必然,只是希望这种偶然更多一些,帮助我们找出规律性的东西来,从而提高肿瘤治疗效果。



案2

韦先生,57岁。广西柳州市人。体检时发现原发性肝癌,2005年7月4日行肝癌切除术,术后病理诊断:肝细胞性肝癌。随后介入化疗1次。

2005年7月28日初诊:形体偏弱,面色萎黄,浑身无力,不欲饮食,大便偏稀,睡眠不好,舌质黄,苔稍黄中厚,有齿痕,脉弱。

肝功化验:总胆红素36umol/L,直接胆红素17.1 umol/L,谷丙转氨酶621U/L,谷草转氨酶340U/L,白蛋白34.1g/L,球蛋白33.6g/L,A/G1.0。

辨证为肝郁脾虚,积毒未尽。

以疏肝健脾,软坚散结为法,自拟软肝利胆汤加减:柴胡12g,黄芩12 g,半夏12g,红参10g,生姜6 g,甘草6 g,茯苓20 g,白术12 g,苍术10 g,猪苓15 g,麦芽12 g,内金12 g,穿山甲6 g。3剂,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3日后复诊,症减,身痛,上方加防风6g,黄芪30g,叶下珠20g。7剂,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2005年9月10日第10诊,患者自觉精神好转许多,因骨髓抑制严重不愿意再进行化疗,全凭中医治疗。根据便稀,耳鸣,食欲不振,舌淡,苔白水滑,脉弱。

辨证属肝胆湿热与脾肾阳虚并见,兼有血虚。

当疏肝利胆,寒热并用,攻补兼施。仍以自拟软肝利胆汤加减:柴胡12g,黄芩12 g,半夏12g,红参10g,生姜6 g,甘草6 g,茯苓20 g,白术12 g,苍术10 g,猪苓15 g,麦芽12 g,内金12 g,穿山甲6 g,干姜10g,桂枝10g,补骨脂10g。每日1剂,配合成药益血生胶囊口服。



2005年10月10日第15诊,仍腹泻,舌有齿痕,脉弱。肝功化验明显好转:总胆红素9.6umol/L,直接胆红素3.5 umol/L,谷丙转氨酶95.8U/L,谷草转氨酶115.5U/L,白蛋白38.8g/L,球蛋白37.6g/L,A/G1.0。上方加乌梅12g,五味子15g。每日1剂。


2005年10月27日第19诊,大便已基本正常,食欲可,耳鸣减轻,略显乏力,面黄,又出现皮肤红疹瘙痒,腰以上明显,夜半尤甚,影响睡眠,舌淡胖,有齿痕,苔薄,脉弦。

辨证:脾虚湿盛风生,在不离辨病之主题的基础上,重视健脾安神,小柴胡汤加味:柴胡10g,黄芩10 g,半夏12g,党参10g,炙甘草6 g,茯苓30 g,白术12 g,苍术10 g,黄芪20 g,生龙骨15g,生牡蛎15g,酸枣仁20 g。每日1剂。后增加地肤子20g,白藓皮20g。


2005年11月18日第24诊,瘙痒消失,便稀,耳鸣,舌淡,苔白,脉弱。辨证属肝胆湿热仍在,肾阳虚大显。处方:柴胡10g,黄芩12 g,半夏12g,红参15g,炙甘草6 g,茯苓20 g,白术12 g,猪苓15 g,黄芪40 g,杜仲12 g,补骨脂12 g,菟丝子1210g,淫羊藿15g,骨碎补15g,枸杞子12g,当归12g。每日1剂。


2006年1月9日第36诊,自述40多天病情稳定,近日精神略差,头痛,食欲减退,舌淡,苔薄,脉数。考虑患者中医治疗已5个多月,病情有反复,建议住院复查。结果:谷丙转氨酶60.2U/L,谷草转氨酶74.5U/L,血红蛋白87g/L,甲胎蛋白24.5ng/ml。B超提示:1、肝弥漫性病变;2、肝内稍低回声——肝癌术后?占位?胸片提示:右第5肋骨腋段骨转移可能性大。患者及家属坚决拒绝进一步检查,要求出院保守治疗。继用上方减量,因便稀,耳鸣好转而停用温补肾阳药,并配合复方斑蝥胶囊口服。


2006年7月16日第76诊,坚持用药,病情基本平稳,食欲略增,眠差,腹胀。舌红,苔薄黄,脉弦。复查总胆红素21.7umol/L,直接胆红素9.8 umol/L,谷丙转氨酶110U/L,谷草转氨酶95U/L,甲胎蛋白6.2ng/ml。B超提示:肝右后叶可探及一大小约23X18mm的稍低回声区。辨证属肝胆热毒未尽,仍当清利肝胆湿热,调气机,健脾气。自拟软肝利胆汤加减:柴胡10g,黄芩10 g,半夏12g,红参12g,生姜6g,甘草10 g,茯苓30 g,白术12 g,薏米30 g,黄芪30 g,夏枯草30g,垂盆草30g,穿破石20g,鳖甲30g,厚朴10g,枳实12g。每日1剂。



2006年9月12日第91诊,渐趋康复,精神、气色、行动、食欲、睡眠、二便几如常人,舌淡,有齿痕,脉弱。湿热毒邪已退,肝气虚当补,取《内经》辛酸补肝,甘以健脾之意。药用:桂枝12g,细辛5g,乌梅10g,白芍12g,甘草6g,黄芪40g,红参12g,苍术12 g,白术20g,茯苓20g,薏米30g。每日1剂。


2006年10月28日第104诊,精神、气色、行动、食欲、睡眠、二便几如常人,舌淡,有齿痕,脉弱。继用上方巩固疗效。


2008年1月13日第206诊。无明显不适,正常工作。9个多月来,多次复查,B超未再提示以前探及肝右后叶稍低回声区,肝功、甲胎蛋白均在正常范围。


按语:本例病情变化较多,除以自拟软肝利胆汤加减、小柴胡汤加味疏肝利胆作为辨病主方外,依病情适时变化,健脾温肾补肝,软坚散结,寒热并用,攻补兼施,主次分明,进退有度,又赖患者主意坚定,不见异思迁,持之以恒,获得了较好疗效。



中医在线联合广西名中医王三虎教授出品了一套精品订阅课王三虎经方临床之癌症治疗系列,王三虎教授有20年中医肿瘤临床经验、年诊国内外患者2万人次、有效治疗35万患者。该课程是王教授40余年学经方、用经方、发扬经方的临证总结,包含脑瘤、鼻咽癌、肺癌、食管癌、胰腺癌、胃癌、喉癌、乳腺癌、大肠癌、前列腺癌等36种癌变的经方治疗,让你活用经方,掌握系统治疗所有癌症的理法方药!


从今日期起至12月31日,王三虎经方临床之癌症治疗系列中医网课打六折!

在购买时,只需输入优惠码<TCMCPE40>,可享有40%折扣! (Skillsfuture credit claimable course)


点击购买>>>王三虎经方临床之癌症治疗系列


课时:22小时

CPE分:22(只针对新加坡中医师)


课程主要内容:


第一讲:抗癌攻坚有中医

第二讲:肿瘤可从六经论治

第三讲:风邪入里成瘤说

第四讲:小柴胡汤类方治疗肝癌及淋巴瘤的经方治疗

第五讲:肺癌从肺痿论治

第六讲:喉癌和甲状腺癌的经方治疗

第七讲:食管癌的经方治疗

第八讲:胃癌的经方治疗

第九讲:白血病血液系统肿瘤和鼻咽癌的经方治疗

第十讲:大肠癌的经方治疗

第十一讲:宫颈癌、骨髓瘤、脑肿瘤、乳腺癌、膀胱癌的经方治疗



请点击关注yourTCM portal


This article first appeared on 经方派


温馨提示:本平台分享健康图文信息,仅供大家参考学习,不作为医疗诊断依据。如有需要,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Like this TCM article? Read more similar articles here! Or follow our Facebook Page or subscribe to our mailing list to stay updated on any new TCM articles, promotions and happenings!


Looking to learn more about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You may find your suitable TCM lessons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