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红军:风药在防治新冠病毒肺炎中应发挥更大作用

Updated: Feb 27



接医政部门通知,由于防治疫情的需要,未经许可医疗机构不得开诊。我们医馆的收假时间推迟了,但我们的心,与大家同在。有关新冠病毒肺炎的中医防治,我写了以下文字,希望对大家有所借鉴。


新冠肺炎是可以控制和治疗的疾病,中医对新冠病毒肺炎疗效可靠,应当尽早介入。医圣张仲景的《伤寒论》本身就是治疗寒性瘟疫的专著,明代医家吴又可的《瘟疫论》是中医治疗湿热类瘟疫的专著。人类历史上瘟疫数不胜数,但唯有中华民族繁衍生息,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医药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国家领导人的亲自部署下,中医介入新冠病毒肺炎已初见成效,大大提高了临床疗效,我们坚信,中西医结合,大家一起努力,我们一定能打赢这场面对瘟疫的全民战争!


一、“攘外就是安内”,祛邪为第一要务:


国家和地方分别颁布了防治新冠病毒肺炎的中医防治方案,我们认为,这些方案皆有可取之处,但并非唯一方案和最终方案,不是死的教条。


经过近期对于新冠病毒肺炎的病情观察,做为渭水学派的学术传承人,我们认为,对于瘟疫的治疗,应当首先以祛邪为第一要务。治病就像打仗,瘟疫不是一般的敌人,不能像平时治病那样彬彬有礼,所谓“攘外必先安内,”而应该先迎头痛击敌人,“攘外就是安内”。瘟疫本身就是外来之物,应该先祛邪,后扶正。先把敌人堵在外围,不让它深入,然后根据地域、患者病情和个人体质的不同,采用中医的辨证论治,一人一方,有的放矢,做到疗效的最大化。


二、及时祛散“风”、“寒”、“湿”邪,快速扭转病情:


渭水学派的风药理论在防治新冠病毒肺炎的过程中,将发挥重要作用。本次疫情发展之快,传播范围之广,尤其是近期发现新冠肺炎可以经过气溶胶传染,这不就是《黄帝内经》等中医经典所述的“风为百病之长”、“风性善行而数变”吗?好多患者出现了肢体酸困、乏困无力、胸闷、发冷发热,出汗等症状,这不就是中医所述的外感六淫,风挟寒邪、营卫不和了吗?好多患者出现了舌苔厚腻、四肢困倦、不思饮食,这不就是湿邪的特点吗?


从舌苔和症状来看,湿邪为此次瘟疫的主要证候,这已经没有任何异议了。但对于究竟是寒湿还是湿热,好多专家有不同的看法。我认为,我们只要知道了外有风寒(肢体困倦等外在表现),内挟湿邪(舌苔厚腻,最初为食用海鲜野味发病),这本身就已经够了。继承孙曼之老师的学术思想,渭水学派一贯认为,“病有所来路,亦有所去路”;“辩证首重体质,论治首重病因”。


由此,我们很容易得出来对此次新冠病毒肺炎的治疗思路:外祛风寒,内化湿邪,表里双解。至于究竟是风寒重,还是湿邪重,是寒湿还是湿热,具体要视病情而异了。湿之为患,阳性体质则容易热化,阴性特质则容易寒化,常理如此。中医理论认为,风寒入里可以化热,“六气皆从火化”,在每个患者身上,究竟是以风寒为主,还是寒湿、湿热为主,具体要以每个患者的病情症状为主了。


早在2016年12月,我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就做过有关《风药的临床应用》的学术报告(该视频在中医在线APP供大家免费收看)。在该报告里面,我把风药的功效总结为22种,我提醒大家对于风药应该给予应有的重视。风药可不是只能祛风治疗感冒那么简单,风药可以祛风散寒,可以化湿,可以升阳,可以宣肺,可以醒脾,等等,现在新冠病毒肺炎所出现的症状,比如:肢体酸困、乏困无力、胸闷、发冷发热,出汗,舌苔厚腻、不思饮食,等等,这不是和风药的适应症高度契合了吗?



三、“外散风寒、内化湿邪,表里双解,”应为治疗新冠病毒肺炎的基本原则:


病理既然已经明了,治疗方药就不难开出了。元月22日,我发了一篇《中医对近期武汉新型病毒肺炎的认识与防治》,在文中我指出:北方气候寒冷,风寒郁闭较重,首选方当为~大青龙汤(表寒里热),麻杏石甘汤(肺热壅盛),苍术白虎汤(阳明湿热)为主。南方湿热较重,首选方~达原饮(湿热半表半里),藿香正气散(素体湿重),银翘散(风热)加减。从后面国家和地方颁布的中医诊疗方案,以及医界同仁提供的患者的舌苔、病情症状来看,这个思路基本是正确的。如果说要有补充的话,那就是要加强风药的应用,及早使用风药,用风药把疫毒及早堵在身体的外围,发散出身体之外。那么需要增加的可选方为:荆防败毒散、九味羌活汤、羌活胜湿汤等,这都是祛风散寒化湿的方子。


中医历来有经方时方之争,伤寒与温病之争,我们一贯认为,这都是无谓之争。对于任何一种疾病的治疗,包括此次汹汹疫情,我们都应该一切从实际出发,从患者的病情症状出发,该用经方就用经方,该用时方就用时方,该化湿就化湿,该祛风就祛风,该合方就合方,一切以治好疾病为最终目的。


因此,从新冠病毒肺炎的临床表现以及风药的重要作用而言,治疗此次瘟疫,道理就跟我们中医治疗“感冒”一样简单。好多患者感染后并未发病,好多患者发病后自己服用了一些发散风寒的感冒药也就好了,好多发烧的患者服用一副中药烧就退了,这有什么可怕的呢?


四、慎用黄芪等益气固表的中药作为预防方。


中医中药治疗新冠肺炎疗效可靠,并不等同于服用这些中药就可以预防,这是两个概念。如果没有感染的人服用这些中药,可能会扰乱人体正常的生理纪律,降低抵抗力,有可能更容易感染。


另外,在此重申,我不建议服用补气固表的中药如黄芪、党参等作为病毒的预防方。正如我在《中医对近期武汉新型病毒肺炎的认识与防治》一文中所指出来的:“近期有些专家开出了玉屏风散,补气固表,这个是错误的!首先,病毒感染有潜伏期,你没法排除患者是否感病。其次,疫毒以驱邪为第一,补气固表反而闭门留寇。再次,玉屏风散增加内热,如果已经感邪,会加重内热!”希望大家不要盲目服用中药。


五、如果不服用中药,还有没有什么可以预防的方法?


最好的预防是隔离,惹不起还躲不起吗?除此之外,要多喝水,多洗手,预防感冒,最大化提高身体的抵抗能力。预防感冒可以常揉揉风池穴,找不到风池穴,就搓耳朵脖子后面就行了,尤其是早上起来,或者出门进门的时候多搓,搓热即可。


另外推荐大家多搓耳朵,“耳穴治百病”,搓耳朵可以治病,也可以提高抵抗力,预防疾病,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方便易行。如果发烧的患者,单纯耳尖泻血就可以退烧。有兴趣的可以看“中医在线”我的耳穴视频,免费供大家学习。




笔者:赵红军


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临床特聘专家,精医大学创始教授,中医渭水学派学术传承人,药食同源“十三莲仁”系列食疗方发明人,西安正念堂中医馆馆长,正念堂中医不孕症研究所所长,《和谐养生-中医不是传说》作者。


主治:高血压、冠心病、中风偏瘫、糖尿病、失眠多梦、各类胃肠疾病、颈椎腰椎风湿骨关节疾病、结膜炎、干眼症、乳腺增生、月经不调、痛经、不孕不育症等女性产前产后的治疗调理。



This article first appeared on 正念堂


Like this TCM article? Read more similar articles here! Or follow our Facebook Page or subscribe to our mailing list to stay updated on any new TCM articles, promotions and happenings!


Looking to learn more about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You may find your suitable TCM lessons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