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三虎教授治疗肺癌的经验,教你这10个方剂!


请点击关注yourTCM portal


王三虎教授,临床对于肺癌的治疗很有研究,经方、时方运用得当,并且融入自己的理论,创立了临床治疗肺癌十分有效的方剂,这些方剂如何使用?我们接着往下看,王三虎教授如何讲解!

精医大学创始教授王三虎老师,精研经方抗癌多年,提出了肺癌可以从肺痿论治的观点和燥湿相混致癌的病机。临床治疗肺癌经验丰富,经方抗癌的线上课程,也倍受大家欢迎。


现将王三虎老师治疗肺癌的经验,分享给大家,希望帮助大家,临床中治疗肺癌时,从理论与实践上都有很大的提升!

肺癌可从肺痿论治


肺癌是发病率最高的癌症,同时也是王三虎老师最有心得、最有经验,效果最好的一个。


大家都知道中医抗肿瘤,在这60多年间,做了许多铺路建桥的基础工作。但是,多半还局限于某一个治法,某一个药物的研究,对于肿瘤疾病本身的研究欠缺,不仅是古今接轨方面,我们往往把古代的文献简单的提两句,实际上剩下的都是用最简单的中医知识想解决最复杂的癌症问题,所以这个主客观不一致,效果也就大打折扣。经过深思熟虑我提出肺癌可从肺痿论治的观点。




燥湿相混致癌论

糖尿病与肿瘤关系密切,它们具备共同的病机。在《金匮要略》这一章中,张仲景说“肺痿之病,从何得之”,在当时肺癌也应该是癌症中发病率最高的甚至还是常见病、多发病,要不然张仲景有这么丰富的经验。“或从汗出”,“或从呕吐”,“或从消渴”,当然我们现在把消渴和糖尿病完全地简单地并述,不一定准确,但也差不厘,虽不中,亦不远。


在1800年多前张仲景就提出来“消渴”——糖尿病,与肺癌有密切关系,现代医学越来越证明糖尿病与肿瘤的关系密切,实质上是具备有共同的病机,湿热未去、阴液已伤。


我称之为“燥湿相混致癌论”,程度严重,就是癌症,不严重,影响到血糖、尿糖的平衡。


一种燥湿相混的病机的长期存在,不仅仅是肺癌之所以成为肺癌难治的原因,也是糖尿病之所以成为糖尿病,终身服药效果也不那么令人满意的原因。



肺癌的主症


从临床表现上来看,肺癌以咳嗽为第一临床症状,约占54%,这种咳嗽多为刺激性、阵发性呛咳,常有咳可不尽的感觉,无痰,会有少量泡沫、白腻痰,甚至伴有气管鸣,这是西医的说法。


张仲景在肺痿这一个病下,提到了咳嗽、咽喉不利、浊唾涎沫、气急、喉中水鸡声就是西医所谓的气管鸣,也就是气管鸣叫哮。


在张仲景书中、《内经》中,没有“哮”,只有“上气”,《金匮要略》中5次提到了“上气”,我想“上气”就是“哮”,因为“喘”记得次数太多了,没有“哮”,而哮喘本来就是一个病,也是一种典型的症状。


所以,张仲景在肺痿中间也多次提到上气,这可能是由于肿瘤沿着支气管壁浸润生长造成广泛狭窄,以至于通气不良所致,到晚期的淋巴结转移,压迫大气管或(隆突),弥漫性肺泡癌,胸腔积液、心包积液等均可引起哮喘。气短作为第一症状的概率占到12.8%。


咳血或者血痰,是肺部的肿瘤组织破溃所致。西医认为以咳血为第一症状出现的肺癌占18.9%。张仲景虽然没有明确说肺痿有咳血,但是到了明代医家王肯堂的《杂病证治准绳》中就明确提出“肺痿”或“咳沫”或“咳血”,说明古今医家,代有发展。


胸疼是很常见的一个肺癌的症状,张仲景是在肺痿和肺痈并列提出时从另一个方面反映出肺痿也有胸痛,所以他说“咳即胸中隐隐痛”,这本来就是肺痿的症状,“脉反滑数”,那就是正常的话,脉数不应该滑数,现在反滑数,那就不仅仅是肺痿了,那就是肺痈咳唾脓血。


从张仲景描述的在肺痿中间遗尿、小便数……必眩来看,就是肺癌脑转移的症状。我个人发现了肺癌应该从肺痿论治,或者说现代医学的肺癌基本上相当于张仲景所讲的肺痿,这样的话,张仲景在肺痿中间的六个方剂,著名的经方就有了用武之地。


读: 王三虎:关于胃癌,你必须要了解这6个关键点!

读:王三虎:新冠肺炎与中医学术进展


1. 麦门冬汤


麦门冬汤治疗肺癌初期,气阴两虚、痰浊上犯型。症见咳嗽、咽喉不利、浊唾涎沫、气急、胸疼,或痰中带血、发热,舌红而干,苔少或花剥,花剥苔是癌症的一个典型症状,典型的舌象,也就是燥湿相混在舌的充分表现,甚至是特征性表现。以前碰到花剥苔,没有燥湿相混这个概念,称之为心肺阴虚,既然没有舌苔的部分是心肺阴虚,那残留的部分厚浊的舌苔就是痰浊。所以花剥苔实际上是痰浊与阴虚并见燥湿相混的典型表现。


脉数。张仲景在伤寒论中就提出,“数脉不时,必生恶疮”,那么在这里“数”应该是虚数,数而无力的是虚的表现,代表方麦门冬汤。张仲景的麦门冬汤只有六味药,大量麦门冬和半夏、人参、甘草、粳米、大枣配合,具有滋阴益气、化痰降气之功,用于气阴两虚痰浊上犯的肺痿。


麦门冬滋养肺胃之阴,清降虚火为君。半夏降逆化痰为臣,实际上还有人参的益气生津作用。大枣生津液为主,甘草粳米益胃气为使。六药合用使肺胃气阴得复,则虚火平、逆气降、痰涎清、咽喉利,咳喘治愈。


麦门冬汤中最出彩的对药是麦冬和半夏,麦冬滋阴润肺,兼清虚火,半夏燥湿化痰,兼以散结,两药合用,麦冬使半夏不燥,半夏使麦冬不腻,趋利避弊,相得益彰,可谓千古妙对。

润燥并用,两两相对,相反相成。这个配伍非常巧妙,也是针对燥湿相混的典型对药,不仅仅适用于肺癌。


2. 甘草干姜汤


治疗肺癌晚期,肺中虚寒、痰蒙清窍型,属于阴损及阳、阴阳离决的危重阶段。有些人体质偏于虚寒,也可能就是肺中虚寒、痰蒙清窍这一证型。开始表现一派虚寒之象,舌黯淡,苔白滑,表情淡漠,气力全无,身体蜷缩,怕冷恶寒。

张仲景用甘草干姜汤,单刀直入,药少效宏。“肺痿,吐涎沫而不渴者,其人不渴,必遗尿,小便数,所以然者,以上虚不能制下故也,此为肺中冷必眩、多涎唾,用甘草干姜汤以温之,若服汤已渴者,属消渴”。


3. 射干麻黄汤


射干麻黄汤第三个证型就是中医都知道的喉中有水鸡声,射干麻黄汤。属于痰热黏滞、气机不利型。早中晚期均可见到,只要确诊是肺癌或者表现出咳嗽气急,即使不是肺癌,即使没有确认肺癌,只要有喉中痰鸣。就是射干麻黄汤证。

射干麻黄汤,用途很广,但是它是不是就是治疗肺痿的主方?肺癌的主方?尽管我们用于治疗小孩儿疾病,用于咳嗽气喘,只要喉中有痰鸣,但是肺癌的用处最多。

如果急则治其标的话,射干麻黄汤就是肺痿中间急则治其标的典型。这个方子效果很明显。



4. 皂荚丸


皂荚丸证型是针对的顽痰壅滞、肺失宣降,证型特点:不能平卧、痰稠而黏,甚至成条成块,有弹性。在这种情况下用什么药?张仲景用的皂荚丸。皂荚和大枣,皂荚燥湿化痰燥烈之性强,用大枣润燥,减少了皂荚的燥性,同时润燥并用,针对了燥湿相混的病机,对于这种顽痰交顾有明显效果,可以和其他方并用。张仲景的原文是“咳逆上气,时时吐浊,但坐不得眠,皂荚丸主之”。


5. 厚朴麻黄汤


厚朴麻黄汤,表寒内热、肺气上逆。实际上是肺癌的早期,邪气从外而入,立足未稳,张仲景简单提到“咳而脉浮者,厚朴麻黄汤主之”。

不了解肺痿,就不知道厚朴麻黄汤如何使用,因为是在咳而脉浮,在肺痿这个病的前提下说。脉浮不仅仅是浮,是风邪入里疾病在早期的表现。咳,定位为肺,浮,定位为风邪入里的早期。厚朴麻黄汤降肺气、解表邪、散寒、清理热。


为什么以厚朴作为君药,应该说知道的人很少。按一般讲方剂的方法,厚朴降肺气为君药,麻黄解表寒、石膏清里热为臣药,半夏、杏仁化痰并助厚朴降肺气平喘,干姜、细辛、五味子通降、肺气、止咳为佐药,再以小麦甘平养正为使,面面俱到。


实际上厚朴是善化凝结之气散凝结之痰,邪气入里,外邪入肺。风邪,不管伴有寒还是风热侵入肺以后与宿痰相凝结,导致了肺气上逆、咳嗽。在这种情况下,中医以和解为上。和解,分化。善治者治皮毛。当邪气入体的时候,竭尽全力拒邪于外。


厚朴就是这种和解、驱邪于外、分解正邪的一个代表性的药物。能证明厚朴分利正邪的还有半夏厚朴汤。治疗梅核气的半夏厚朴汤非常著名。痰气凝结咽喉。


为什么要用厚朴?因为厚朴理气,但,理气药很多,为什么用厚朴?因为厚朴善化凝结。更能证明厚朴善化凝结的还有达原饮,达原厚朴与常山,草果槟榔共涤痰。邪气由表入里,直入膜原,几乎到了分解邪气于外的最后关头。


温病学家也用到了厚朴,分解邪气使邪气从外而出,明代医家李中梓《医宗必读》的积聚病中间列了古代典型的肿瘤的五个疾病,肥气、息贲、伏梁、痞气、贲豚,这五个典型的肿瘤有五个方剂,肥气丸、息贲丸、伏梁丸、痞气丸、贲豚丸。


这五个治疗肿瘤的代表方剂中每个方中都用到了大量厚朴,最大的是8钱。息贲丸、肥气丸、伏梁丸、痞气丸,5钱,贲豚丸7钱,可见张仲景厚朴麻黄汤中用厚朴,绝对是有深意。厚朴分解邪气,麻黄宣肺透表,使邪气外出。


这个方子中有小麦1升,小麦,养心安神,为什么?我想这古今太一致了,现在人如果查出了肺中有结节,并没有明确告知是否是癌症,需要观察,这造成大家坐立不安、心神不定,怎么办?小麦,扶正,养心安神。所以说我们有了厚朴麻黄汤,真是就有了治疗肺结节的尚方宝剑。这就是中西结合的最好例证。将疾病扼制在结节处,这个更巧妙。

临床中除了脉浮症状以外,还可伴有背痛、胸痛,痛无定处等表证的表现,这和脉浮是一个价值,是风邪入里的表现。



6. 泽漆汤


厚朴麻黄汤中,下边一条非常简单,“脉沉者,泽漆汤主之”。由于讲述太简略,所以泽漆汤也是被广大中医疏远的经方。

其实,脉沉首先表现为胸水,肺癌引起的恶性胸水。脉沉是个代表,也就是说脉可以沉也可以不沉,只要见到胸水就可以用泽漆汤,所以这个证型叫水积肺痿、正虚邪实。


泽漆是大家比较生疏,也是造成泽漆汤不能广行于天下的原因,泽漆,中国大陆除过西藏都产,来源很广泛,而且泽漆是张仲景草药中用料最大的药可达3斤。熬制时先将泽漆熬制出来,在用泽漆汤熬制其它中药。

有人表示泽漆利水效果很好,30g、60g、90g、120g、150g,量越大效果越好,并且无副作用。


我不是这样理解。我用泽漆从30g开始,50g、60g,因为有个体差异,使用时需循序渐进,没有副作用,可以加量,一开始我觉得不宜过大,从30g开始,在到50g、60g。尽管张仲景的量很大。


泽漆究竟是什么作用?古人讲过功同甘遂而略具补性,就像甘遂一样峻下逐水,同时还有一点补性,那不就是泽漆之所以成为泽漆汤中君药的原因!在这一种正虚邪实,恶性胸水面前那泽漆就是当之无愧的君药。


泽漆汤中的紫参,据我考证就是拳参,拳参就是治疗肺癌胸痛,我一般也用20g、30g,对于肺癌引起的胸痛可以说是一个辨病用药。


泽漆汤中还有半夏、生姜化痰利水,白前降气止咳,黄芩清肺热,甘草止咳,人参扶正益气,桂枝化饮利水。自从我发现了泽漆汤以后,临床中对于肺癌引起的胸水就有了非常疗效肯定的方剂。


7. 人参蛤蚧散


人参蛤蚧散,肺癌的第七个证型,虽然不是经方,但是它具有了经方的意义。

人参蛤蚧散出自元代罗天益《卫生宝鉴》治疗肺癌后期,肺肾两虚、摄纳不全的证型,当需要给氧的时候,人参蛤蚧散就是对症的方剂。


其中,人参大补元气,蛤蚧补肺肾、纳气正喘为君药,茯苓、甘草和中健脾为臣药,杏仁、贝母化痰下气,知母、桑皮滋阴清热,共为佐药。


关于人参,我的肿瘤病人中80%以上用人参,效果可靠,既能扶正,又能祛邪。一般以12g为起点,人参,开饮片,或者用红参和生晒参代替。两者差别不大,细分,红参略偏热。

8. 炙甘草汤


炙甘草汤证,气血双亏,阴阳俱损,病到晚期消耗殆尽,全面崩溃,君臣不保,心肺双竭。好多疾病最后都出现炙甘草汤证,而炙甘草汤证强调脉结代,其实有失偏颇。


炙甘草汤临床常用,歌诀:炙甘草汤参姜归,麦冬生地大麻仁,大枣阿胶加酒服,虚劳肺痿效如神。炙甘草汤用于治疗肺痿。


宋代编《金匮要略》,医家把王焘《外台秘要》中用炙甘草汤治疗肺痿的经验,搬到了《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这一篇的下面作为附方,在这一种情况下脉结代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心脏的气阴双亏,阴阳俱虚,肿瘤成为其次,心脏才是最主要的,留人治病,炙甘草汤当之无愧。



以上8个方剂,除人参蛤蚧散之外,都是经方,而人参蛤蚧散也具有了经方的意义,下边两个方剂,是我经过多年实践,总结出来的方剂,海白冬合汤和葶苈泽漆汤。


9. 海白冬合汤


临床中,我经过多年的实践,在张仲景麦门冬汤的基础上组成了肺癌的基本方剂,也是辨病论治的方剂,海白冬合汤,组成:海浮石30g、白英30g、麦冬15g、百合12g、人参10g、生地黄20g、瓜蒌15g、玄参12g、半夏12g、穿山甲10g、鳖甲20g、牡蛎30g、灵芝10g、炙甘草10g。


海白冬合汤是在麦门冬汤代表性药物麦冬、人参、半夏,甘草基础上,加海浮石化胸中、肺中老痰,海浮石质轻入肺,专化老痰,用于肺癌当之无愧,白英,别称白毛藤,上海称蜀羊泉,清热解毒,可治疗肺癌、肝癌、妇科癌症。生地、玄参滋阴,瓜蒌、灵芝化痰,穿山甲、鳖甲、牡蛎软坚散结。


10. 葶苈泽漆汤


对于肺癌的胸水,我还有一个自拟方:葶苈泽漆汤,组成:葶苈子30g(一般可以从15g用起,15g到30g),泽漆20到60g、80g,猪苓20到30g,茯苓60g,泽泻12g,车前子15g到30g,楮实子15g到30g,麦冬15g,百合12g,生地黄15g,人参10g,黄芪40g,麻黄4g到12g,大枣30g。


这个方子,实际上是在葶苈大枣泻肺汤和泽漆汤基础上加五苓散益气养阴的药组成。对于肺癌的胸水有一定的作用。


葶苈泽漆汤需要注意麻黄的使用。1、高血压慎用,2、无汗时效果最佳。

大枣30g,相当于6枚,也可以用到60g。


以上10个方剂,都是王三虎教授治疗肺癌的常用的,经典的方剂,无论经方时方还是自拟方,明其中之理,便可以不变应对临床中病情的万般变化。


读: 王三虎:关于胃癌,你必须要了解这6个关键点!

读:王三虎:新冠肺炎与中医学术进展



请点击关注yourTCM portal


This article first appeared on 中医在线


Like this TCM article? Read more similar articles here! Or follow our Facebook Page or subscribe to our mailing list to stay updated on any new TCM articles, promotions and happenings!


Looking to learn more about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You may find your suitable TCM lessons here!